其实没必要想花招

2018-09-06 22:56

公务员“工资基本不用”,日常花费当然另有门路。这些门路未必都不合法,例如业余写作、继承遗产、理财收入等等,但更多的情况恐怕是靠腐败收益,如公款支付、红包礼金、收受贿赂等等;还可能有单位发放的普遍福利,不管财政支付、下属单位“孝敬”还是小金库列支,美言之为灰色收入,实际还是腐败收益。

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是靠“纯粹工资”生活的,公务员也应当如此。公务员的工资可以不纯粹,公务员可以不靠工资生活,这本身就证明吏治已经恶化到了何种程度,这种状况又使做公务员自自然然地附带“合法腐败”的梦想。高薪养廉之类策略,看似为治吏想招,实则是把社会往沟里带。

公务员原本应当是怎样的呢?在中国,有一种理想的描述,叫“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”。这显然已非事实,也确实许久不曾听说了。现在听说的,多数公务员“也是人”,不再讲“特殊材料构成”。这算是认识上回归了本原,是人,就有人的欲望、想法和弱点。

治理权力,其实没必要想花招,一是使其不能贪,二是使其不敢贪。还能使其不愿贪,那是最好;这一点做不到呢,也不必执着于“高薪养廉”或“加强教育”。“不能贪”的制度以防之,“不敢贪”的制度以惩之,够了。(刘洪波)

还记得陕西“表哥”事件中,有人申请公开“表哥”杨达才的收入,被答复不属于信息公开范畴。冷水江市的公务员工资表“不小心泄露”,有什么不良影响吗?如果公务员只有“纯粹工资”和说得清的财产,公开根本就不算什么,也没有技术难度,而现在这竟成一个难点,想必不只是心理习惯上的不适应而已,而是另有隐衷。

近期,公务员收入已是一个话题,这张表无疑又为话题添了一把柴。以前谈公务员收入话题,基本上是社会反映公务员“工资基本不用”。这回不同,是谈公务员收入低,媒体上间或就有公务员叹苦,还发出了公务员会不会辞职成风的忧虑。

一个人掌握了枪支,要让他不滥用,惟有加强枪支管理,并使其惧于滥用的后果,而非多给钱他,买他不乱开枪。一个人掌握了金库的钥匙,同样是严格管理,并使其惧于盗取的后果,而不是多给他钱,买他不搬走金砖。为何一个人掌握了权力,要让他不滥用,就需要多给他钱,买他廉洁,真是奇怪的主意。但这样的主意,竟然横行了好多年。

“高薪养廉”,更是一个传之已久的说法。这个说法,是跟“公务员只是普通职业”不同的,它知道公务员手中有权,但要通过付给高薪来使之珍惜权力,不搞腐败。这些年,我们还听到了各种实证材料,其中新加坡尤其被充当“高薪养廉”的成功样本。不过,最新的报道说,新加坡不存在高薪养廉,公务员工资标准参照劳动力市场调整,比私营公司低12%。此外,美国、法国、英国、德国等,都强调工资平等,绝不对公务员优待。这就是说,“高薪养廉”的所谓国际惯例其实只是个传说。

网上出现了一张湖南省冷水江市公务员工资表,每月两千到四千元的工资,使不少人大呼意外。《潇湘晨报》跟踪报道网上的冷水江市公务员工资,证实表格属实。有科级公务员表示工资越来越“纯粹”,每月实发2267元,但职业稳定,一月工资能买一平方米房子。

现在又多讲公务员只是普通职业。普通职业,那就只是谋生手段而已,但这个普通职业是要掌握权力、分配资源的,内容上实在不能以普通视之。以人的欲望、普通职业的要求,去掌握权力、分配资源,腐败当然就不在话下。其实,公务员既是一种职业,又绝不可以用普通职业来管理,而必须用制衡和监督使其不能滥用权力,这才是应有的认知。